似金药党
过激药吹 他是人间瑰宝
沉迷毒液 还似鸽毒液吹
我是yokoo 也是羽毛
能在此与您相识 实是在下之幸也
喜欢拍照画画 还喜欢写写小文章
似鸽鸽子和弧狗 还似鸽靓女
那个卖药的真可爱啊

果然还是药郎自戏写起来更顺手。自闭了。

占tag致歉。
是的没错又是我。我又来了(。)
这是个毒液的语c。
没啥大规矩,不禁白,禁苏娘。
真的皮多,使尽洪荒之力招人了。
我们可以重皮的。哭辽。康康我们吧。
入群既看Venom给你跳舞,他要是不跳我就把他揪出来让他给你跳。私戳沙雕网友群主既送上百张沙雕熊猫头(。)
没辽,我想不出来该说啥了。

【毒埃】戒指

Venom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被他寄生了的男人。

共生体缓缓从Eddie背后探了出来,黑色胶状物凝结出了人形,一口尖牙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格外清晰。Venom粗壮的根部连结着男人宽厚的肩膀,像一棵驻扎在土里的大树,悄悄沿着Eddie的手臂向下蔓延着。

黑色的触手不断抚摸过男人裸露在外的手臂皮肤,Venom摩挲着男人左手无名指的根部,那里套着一枚黑曜石般的戒指。他的动作十分地轻柔,像是收藏家在擦拭最珍贵精致的宝物。

嘘——动静小点。

这时候的Venom像是满足了,他把脑袋轻轻凑到Eddie左手旁边,试探性地吐着长舌舔了一下男人无名指上的戒指,悄悄缩回Eddie的身体里。

接着共生体又钻了出来,在Eddie胸口...

well。化学课的摸鱼。

占tag致歉。
如您所见,介是个毒液的语吸。
新群空皮多。来玩鸭。我们支持重皮的!!
开性转幼体物拟也可以原创但需交设。小声逼逼。
不禁小白!!禁玛丽苏玻璃心!!
我们这空皮很多的QAQ不考虑一下吗!!

占tag致歉。
您好。这里是个毒液的语C。
不禁白,禁玛丽苏玻璃心。
不严。开性转幼体物拟可自设。但需交设。微审。不严,真的不严!!不严!!希望来玩!!
入群改皮,无需自戏。每月可改一次皮,若月中改皮过一需交150+自戏。
可重皮。新群空皮蛮多,欢迎来玩。
二维码双手奉上。
感谢。

你们知道我在毒埃和毒液的tag下看到了多少个头像是药郎小宝贝儿的人吗。

大家都是药吹不要客气来玩啊。(??)

想和同好尬吹药郎。哭辽。

把探到毒埃的jio给慢慢收回来乖乖巧巧站在金药里。

日。他真可爱。(开始头脑不清楚)

我想尬吹呜呜呜。

可能太晚了头不太清醒。明早等我爬起来就删。

我今天磕毒埃磕的有点石乐志。
发觉毒埃的车真尼玛的好磕。
我是不是又有了什么奇怪的性癖。
哦对了。
我知道漫画是埃毒。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。
我喜欢毒埃就是了。
去他妈的ky。

少女轻灵的笑声隐隐传入我的耳里,我却没来由地感到了一阵恶寒;孩童追逐打闹的声音中也时常混杂着他们的笑声传来。冷风拂过我的面颊,我突然间觉得有些寒冷:将身上的披风裹得紧了些,在这城墙外染了风寒那可就是倒了大霉。人声还在我耳旁萦绕,我转头望向了和我一样的战友们:大家都是沉默着不肯说话,神色可以是称得上恐怖了。
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听到了那些声音了。但这可是城墙之外啊——巨人栖息之地,那些孩子……
是谁?

“吾不视汝为手中刃,脚下阶,身前盾。终有一日,脱胎换骨,神佛为见。”